|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机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技术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环保产业 高效节能产业 生态修复 资源循环利用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大资管时代
|地方亮点及地方发改委动态
独家内容
您的位置:首页 > 深度阅读
美国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管制动向分析
2019-07-02 00:07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字体: [   ]


  出口管制是指一国政府通过建立一系列审查、限制和控制机制,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防止本国限定的商品或技术通过各种途径流通至目标国家,从而实现本国的安全、外交和经济利益的行为。

  近期,美国以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冲突为由加大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出口管制力度,抵制中国科技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同时封锁美国商用科技产品流向列管企业,这种更加严苛的管制已经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在这样的背景下,了解美国出口管制体制机制,判断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发展的影响,对加强企业管制风险预判、预警和预防能力,降低企业经营风险,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一、美国出口管制的体制与机制

  美国出口管制立法、司法与执法相互交叉、高度融合,与其宪法倡导的三权分立精神并不统一,但却具有较高的运行效率和实施力度,形成了政策法规制定、行政审批授权、执法监督管理跨层级、跨部门运行的机制,总统、国会、国务院、商务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财政部和海关等部门各司其职的同时,彼此配合,多种手段并举,管制效果明显。

  《国际突发事件经济权利法案》(IEEPA)是美国出口管制最高上位法。2018年8月生效的《2019年出口控制改革法案》延续了美国出口管制法律法规的效力,提出了捋顺军用和两用出口管制规则、优化审批管理流程的目标,突出强调了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的管制要求。

  美国《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和《出口管理条例》(EAR)是美国对军品和两用物项进行管理的两份核心文件,相应许可分别由美国国务院国防贸易管制委员会(DDTC)和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负责审批,其他部门视情参与。这两份文件从物项、国别、最终用途和用户三个维度,明确提出了列管物项的范畴、标准、原因、国别政策和审批原则,如有违反将面临制裁风险,招致美国民事或/和刑事处罚。

  美国国务院、商务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财政部和海关等部门均参与出口管制执法工作。例如,美国财政部的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根据《与敌国贸易法》(TWEA)、《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以及其他单边制裁法案对相关实体实施经济制裁。





                            

 


                                         二、美国出口管制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的影响

  近年来,美国在《国防授权法案》等系列文件中,明确将我国列为首要对手,以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等原因发动对我国高新技术企业的管制。由于美国的出口管制不仅界定了军用和军民两用物项的管制标准,还通过对最终用户、最终用途的区别对待将管制范围无限扩展到所有美国商品,其中包括市场流通的商业货架产品。管辖对象不仅包括美境内、境外本国公民和实体,也包括美国“关切”的境内、外其他国家的公民和实体。凭借在法制、科技、金融、国际规则等方面强大的软实力,美国成为全世界极少数可以实现域外管辖的国家。

  《2019年出口控制改革法案》和《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以出口控制服务国家军事和经济安全、确保美国科技水平始终处于全球最领先地位为由,提出将核查中国实体在美国的投资项目、禁止政府机构采购华为、中兴等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以及含有这些公司产品的产品与服务。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以维护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为由,将华为分布于26个国家的68家关联公司列入《出口管理条例》的《实体清单》,明确指出此后向华为出口所有美国商品均须履行审批手续,且审批原则为推定否决。5月20日,美国商务部提出暂缓90天执行该规定,即仅在8月19日前对全球68家华为关联公司的现有手机用户和现有通信网络及设备提供必要的软件升级和补丁服务。其他向华为出口的事宜则按照已颁布的最新管制规定执行。这意味着除了暂缓运营维护所需的必要软件附件,向华为出售其他硬件和软件出口已经全面受到封锁。5月22日,美国国务院国际安全与防扩散局发布公告,以防扩散为由对13家中国企业及个人实施制裁,全面禁止涉美进、出口业务。无一例外,这些公司均从事科技领域业务。

  全球化分工协作已经成为现代科技发展常态。基础科学研究、先进技术突破和制造业的快速发展都离不开高效、深入且频繁的国际合作,脱离全球协作环境后,原有的高速发展将难以为继。

  三、抵御管控风险的建议

  提升行业自主研发能力,寻找多样化解决方案,建立和培育自主可控的供应链,减少对美制产品的依赖,对于高新技术企业在发展壮大期间抵御供应链断裂风险尤为重要。

  对美元金融体系、互联网通信、应用软件等通用解决方案的依赖会降低企业风险识别意识,极易形成风险识别盲点,因此还需全面梳理美国技术和产品的应用深度与广度并进行有效评估,积极寻求替代方案。(作者:商叶)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如因无法联系到作者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采取适当措施。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