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深度阅读
雾里看花:中美贸易的博弈——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
2018-07-03 16:07
来源:本刊特约记者 王圣媛
字体: [   ]

  今年以来,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或阴或晴,多次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现在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在关注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战。就中美贸易摩擦的起因、发展、前景,以及对中美两个国家的影响和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

  1.请您简单介绍中美贸易摩擦交锋的过程。

  陈文玲: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已经进行了三场大的博弈。

  第一场就是钢铝之战。对钢征收25%的税收,对铝征10%的税收。目前对美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向美国进口的国家全球达到了101个,在向美国出口的国家中,排在前十五位的国家,美国根据申请已经排除了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八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排在美国钢的进口的第11位,出口到美国的钢铁只占美国钢铁进口的2%左右,占到中国产值不到1%左右,所以钢铝排除了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等,最后剩下了中国、韩国和日本等几个国家,矛头所向主要还是中国,但捎带着日本。中国出台了同等的制裁措施,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等商品。

  第二场是301调查报告。在此之前美国对洗衣机、工具箱征税还属于贸易摩擦,而后面的就属于贸易冲突。这个报告用英文发表, 185页,其中角注1339个,还有5个附件。这就不仅仅是贸易冲突了,而是从贸易延伸到制造业,也延伸到高技术产业、军民融合战略和党对企业的领导,几乎无所不包。

  说“301”调查报告已经不单纯是贸易之争了,据此得出的要对中国近500亿商品加收关税,征收25%的高额关税,这是美国对中国内政严重而粗暴的干涉。美国没有军民融合的战略吗?美国没有振兴制造业的战略吗?克林顿时期的信息高速公路是产业战略,现在重振制造业是产业战略,保持美国先进制造业地位也是产业战略,以此为理由进行贸易制裁,不是纯粹的国际笑话吗?这个调查中还列举了一些学者的文章,还有一些上市公司的报告,所以将来上市企业出台公开报告要谨慎,美国也有可能在盯着。在“301”调查报告中,使用的很多语言用的是可能、似乎、好像、听说、大概、据分析等,美国一个堂堂的大国怎么能用这样的词汇,作为制裁另一个国家的依据?

  所以,我们看到这种所谓的贸易战是虚的,实际上是制造业之争、高技术之争、国家战略之争,说白了也是国运之争。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西泽很明确地提出,如果让“中国制造2025”实现的话,中国这些战略产业就会全面超过美国,那个时候美国会怎么办?所以美国当然对中国要制裁了。而且,美国对中国制裁所谓301报告依据的是《1974年美国贸易法》,这是美国国内的法律。凭什么用自己国内的法律作为制裁别国的依据?进行国际制裁一定要根据国际规则,也就是说要在WTO的框架下来进行贸易争端、贸易冲突、贸易摩擦的解决,这是一个常态化的机制。美国挥舞着国内规则的大棒,而且是用过时的规则,以此作为制裁中国的武器肯定是错误的,美国制裁中国提出的232337301334条款都是过时的,依据的是1974年贸易法、1930年的关税法。世界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美国的国内法律还停留在上个世纪,而制裁别国的依据则是半个世纪甚至一个世纪之前的国内法律。美国一位学者写的文章标题就叫《特朗普正代领美国大踏步迈向十九世纪》。

  第三场是贸易谈判之战。我国商务部明确表示,美国采取单边制裁中国不与美国谈判,但美国要求谈判的话,谈判大门也敞开着。在努姆欣带队到中国谈判之后,形成了还要继续谈并邀请刘鹤副总理访美,在美国谈判形成了一个共同声明。声明中说,双方一致认为,中美不打贸易战,不互相加征关税。62号美国商务部长又来了,在他来之前还先派了50个人的大团队来具体谈判。而在529号,特朗普则在Twitter上宣布,对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的商品开征25%的关税。特朗普翻脸比翻书还快,脸又翻了?因此62日这一次谈判的声明是中方单方面的,意思是比较简单明确的,三层意思:同意从美国扩大进口,包括农业产品、电子信息产品和能源等,点了几大类进口商品名字;中美还是要进一步协商,合作要相向而行;还有一层意思最明确,假如美国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对中国贸易制裁,中国所做的承诺无效。

  2.请您分析一下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

  陈文玲:美国社会很多方面的共识、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他们认为就是美国之前的对华政策已经全面失败。当时美国的对华政策想把中国拉进世界的开放体系里面,和中国建交、使中国走市场经济道路、让中国加入WTO。他们的战略认为,中国只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就能和美国成为同样的经济体系。现在蓦然回首发现中国是强大了,但中国什么都没变,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没有变,中国党的领导没有变,中国的文化价值观没有变,中国唯一变的就是从贫穷走向了富强,成为和美国距离最近的国家。

  去年中国的GDP总量达到12.2万亿美元,美国现在是19.36万亿美元,中国GDP占美国GDP总量的67%。回顾历史,每当一些国家的力量和美国距离接近的时候,就开始受到美国打压与遏制,当年里根瓦解前苏联,美国和日本的贸易战,也都是在这样的与美国经济距离越来越近的情况下,发生了激烈的对抗性博弈。中国的经济体量对比到了美国的67%,要比任何一个当年的经济体距离更近,而且中国还成为了世界第一大贸易体,成为了制造业产值排在第一位的国家,2010年超过美国,目前占全球制造业产值的25.5%。最重要的是2016年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成为IMF货币篮子里的五大货币之一,占到10.92%,位于美元和欧元之后的第三位,也是在英镑和日元之前。我们科技创新的步伐正在加快、军事实力也在加强。

  现在,美国社会相当多的人出现了战略疑虑、战略焦虑、战略过虑,由此自然容易产生战略误判。主要还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整体不适应、对中国未来成为强国的惧怕,再加上,美特朗普政府把保持美国利益至上、美国第一作为根本出发点。这主要基于一个历史发展的大背景,也就是说,中国正处于整体向上的历史大趋势中,美国则整体处于向下的历史大趋势中。这原本是一个比较长的历史过程,跨越的时间会比较长。

  但是,特朗普及美国鹰派包括美国社会相当一部分人对此认识有误,在他们看来,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美国皮尤调查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意调查显示,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中国的比例竟然超过了美国。世界上一些国际组织、机构、智库和学者也为此立论。甚至中国也有个别学者认为中国已远超美国。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社会民众,现在也产生一种幻觉,他们觉得中国很强大、很可怕,中国发展起来后,未来前景不可预测。由此,产生了严重的战略误判。

  3.请您展望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

  陈文玲: 今天进行的是中美贸易战,我认为未来更危险的是中美金融战。因为美国的美元黄金、美元石油、美元大宗商品紧密关联,所以美国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中目前只有1.23%,虽然人民币在走向国际化,包括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设立石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但还是刚刚开始。刚刚开始的进程,既是对美国挑战、也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必须迈出的步伐,这种金融博弈会更加激烈。美国股市在特朗普执政后的一年中涨了74次,但现在又涨又跌,美元国债收益在美联储缩表以后上升了3.1%,美国最近一、两年的主要战略是什么?我认为是吸引资本向美国集聚、吸引财富向美国集聚、吸引产业向美国集聚,把美国打造成为全世界经济状况最好的国家,美国第一,美国利益至上,让美国再次伟大。在这种情况下,美元的升值在未来一两年可能是一个趋势,缩表也是一个趋势,全世界的资本向美国流动,国际上的新兴经济体动荡不已,资本外流、资本紧缩达到一定程度,甚至导致经济危机或崩溃,这样美国就达到了预期目标。我预测,在美国聚敛全球财富并导致一些经济体发生危机后,未来美元则可能仍会贬值,也不排除美国甚至逼人民币升值。因为当前与中国打贸易战的这些人,都是原来处理美国和日本贸易摩擦的人,当年他们的最后一招就是逼日元升值并签订了“广场协议”,使日本陷入连续二十年的经济衰退。现在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一个序幕,不会伤及我们的根本,未来的金融之争,处理不好则可能会大伤元气。中国的金融行业应该对未来中美有可能在金融领域博弈做前瞻性的研究,对美国未来可能推出的金融战、货币战早做战略准备,争取战略主动,防患于未然。

  在当前和今后几十年,美元在全球仍处于霸权地位。2008年以来,美元在全球资本流量中的比重不降反升,从2008年的60%升至75%,全球以美元为锚货币的国家占比从1950年的30%1980年的50%已发展至目前的83%。尽管人民币已经开启国际化进程,但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比仅为1.12%,和美元还不是一个量级。

  从经济总量来看,美国在相当长时间内还会保持世界第一。2017年,按年均美元汇率计算的中国GDP总量约为美国的67%。假如中国未来年均增长6%、美国年均增长2%,到2035年,中国经济总量才会与美国持平。即使到那个时候,按人均计算,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有13.7亿人,而美国目前仅为3.2亿人,中美之间仍有4倍多的差距。

  从科技和教育看,尤其是高科技产业,美国总体上在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也将继续位居世界第一。美国汇聚了全球70%以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世界前沿的科学技术大约8成来自美国,在世界500强科学研究机构2015年度排名中,美国有198家大学和科研机构进入,排在前10名的有9家来自美国,全球十大科技顶尖级公司,美国占据了8家。

  从制造业发展水平来看,美国总体处于中高端,创新能力排在世界第一。中国的制造业产值虽然在2010年就超过了美国,居全球第一,但总体上仍处于产业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型升级的进程中。

  从军事实力看,美国还会在相当长时期处于世界第一。2018年美国军费超过7000亿美元,占全球三分之一强,而中国的军费为美国的四分之一。美国每年的军费支出规模比世界前十名国家中其他九个国家的总支出还要大,其每年出售军事武器数量占全球武器售卖量34%,销往98个国家和地区。

  中美之间的差距在短期内还无法总体超越。特朗普现在的战略转向,过早地、过快地、过度地、过分地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者和遏制对象,真的是选错了时代、选错了对手、选错了方向、选错了方法、选错了竞技场。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我们还是必须坚持的,但同时也不要骄傲自满,尤其是和美国的博弈。现在有些文章谈我国和日本的差距,有些文章谈我国和俄罗斯的差距,中国旧社会在三座大山压迫的时候,有人呼吁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今天中国强大了仍然要睁开眼睛看世界,要看看并学习世界那些走在我们前面的国家和地区,看看哪些领先的领域、技术、产品、商业模式。我们有我们的优势,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就就是激发了人们的原创性、激发了作为自由人的创造力和流动性,创造了我们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能力。现在中国有6000多万华人在海外,中国走出去的企业越来越多,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在全球配置资源,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高铁运行里程占了全球的80%102个国家有中国的铁路建设项目。

  4.请您谈谈对未来中美关系的看法。

  陈文玲:中美之间还是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但不是原来的轨道,有可能面向未来构建一种新型关系。现在看来,仍具备有利因素。

  一是元首的引领性外交,最后将起决定性作用。自特朗普担任总统一年多来,和习近平总书记还是保持了比较顺畅的、友好的良性互动,总体基调正面,完全不同于下面的硝烟弥漫。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关系就有处理好的希望。

  二是中美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是一个长期问题,不是现在才出现的问题,只是特朗普的执政团队把它放大了。从总体上来说,中美经贸关系还是压舱石,直接影响到两国方方面面的关系,最后双方还是要妥善处理这一问题。

  对于中美经贸关系,美国用落后于时代的单边的国内规则来处理国际贸易问题,不会产生好的结果,还是应该回到WTO框架下,在多边认可的规则下处理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们也要面向未来,认识在到全球产业布局下,贸易的形态以及产业的形态都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多规则需要调整、完善。

  三是美国应该尊重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尊重这些国家人民的选择和他们走过的道路,尊重他们现在取得的成就。

  当前世界面临着五个方面的重大选择,到底是开放还是封闭?前进还是后退?单边还是多边?霸道还是王道?一个国家利益至上,把一个国家的利益建立在全球利益之上,建立在其他国家利益之上,还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两条道路、两个方向、两种选择,毫无疑问,中国代表的是后者,美国代表的是前者。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开放、前进、经济全球化、王道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代表了未来和正义,而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