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绿色低碳 > 清洁能源汽车
禁售时间表待定,“双积分”助燃油车退出 | 热点聚焦
2017-10-18 00:10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字体: [   ]

  本文首发于2017年10月18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专题:燃油车禁售将出时间表 汽车业眼光转向新能源

  本文大概 3600 字阅读需要 8 分钟

  本刊记者 徐晨曦

  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履行《巴黎协定》,以及顺应人工智能浪潮发展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全球汽车行业的智能化、电动化成为大势所趋,超百年历史的燃油汽车正逐渐被新能源汽车所替代。

  继多国先后提出禁止销售燃油车辆计划后,9 月,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工信部已启动相关研究,将制定我国传统能源汽车退出的时间表,但未披露具体时间。一时间,燃油车禁售成为业内的热门话题。

  [多国禁售计划更多算是积极表态]

  法国不久前表示,计划于 2040 年起全面禁售汽油和柴油汽车,并将燃油车禁售计划看作是履行《巴黎协定》承诺的一部分。据本刊记者了解,当前在法国,混合动力汽车占汽车市场约 3.5%,纯电动汽车仅占 1.2%。法国环境部长 Nicolas Hulot 表示,法国政府将通过一些投资手段达到燃油车禁售目标,比如帮助困难家庭进行老旧车辆的置换。不过到目前为止,法国没有任何一家汽车企业公开声明已经接到在某个时间段停止销售燃油车的声明。

  另外,在法国未来环境计划中设定的其他目标还包括 2022 年关闭燃煤发电厂;2025 年总发电量比重中将核电减少到 50%;终止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许可证的发放等。

  在法国之后几日,英国也宣布,计划于 2040 年起全面禁售汽油和柴油汽车,届时市场上只允许电动汽车等新能源环保车辆销售。此项计划主要是应对英国国内的空气污染问题。不过据了解,英国政府这一表态是在最高法院责令下出台的,因为法院认为政府在空气污染治理方面存在问题,要求政府尽快出一版治理计划。

  相比其他几个提出燃油汽车禁售计划的国家,法、英两国计划的 2040 年目前来看算是保守的。

  德国作为汽车行业,同样也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领头羊,去年其联邦参议会通过一项决议,将于 2030 年起禁止所有燃油汽车上路。但这项禁令遭到德国汽车协会和全德汽车俱乐部反对,认为该目标太过激进。而且需要注意的是,德国联邦参议院通过的提案仅具备建议效力,并无直接的法律效力。

  大众汽车集团 CEO 穆勒认为:“我相信这与德国即将来临的大选有关系,大选过后,禁售传统内燃机车的议论很快就会平息。”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也表示:“没有一个立法者会去要求客户选择哪种能源,也没有人能够具体预期未来 15-20 年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期望有更好的结果,政客有不同的日程,企业也会有不同的应对之策。”

  此外,荷兰、挪威、瑞士、比利时、印度、美国加州等国家或地区均曾对禁售燃油车提出相关计划。“实际上这些禁售计划大都还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不具备法律效力,毕竟立法是个多方博弈且长期的过程。目前的禁售计划算是政府对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积极表态,之前这些欧洲汽车强国发展新能源汽车一直比较低调,但在电动汽车相关技术和产业链上已做大量准备工作。”一位在汽车行业多年从事研发工作的专家对本刊记者表示。

  [燃油车禁售同样是产业机会]

  自 2015 年,中国就已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第一产销大国,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 1-8 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34.6 万辆和 32.0 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 33.5%和 30.2%。

  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绩,源于国家一直在从多个层面不断强化对新能源汽车的扶持力度。自 2009 年开始,我国开始对新能源汽车提供财政补贴,2012 年国务院印发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 年)》,2014 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2016 年工信部发布《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双积分政策”),对车企平均油耗积分和新能源汽车积分均做出硬性要求。日前,双积分政策正式落地,将于 2018 年 4 月 1 日起施行,2019 年正式执行。

  赛迪智库产业装备研究院研究员徐楠对本刊记者表示:“中国研究加入禁售传统燃油车的行列,表明了我国政府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坚定决心。”

  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 6 月底,中国汽车保有量突破 2.05 亿辆,49 个城市超 100 万辆,23 个城市超 200 万辆,6 个城市超 300 万辆。汽车的快速增长所带来严峻的能源和环境压力迫在眉睫,汽车的全面清洁化刻不容缓。

  “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既是有效缓解能源和环境压力,推动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紧迫任务,也是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国际竞争优势的战略举措。”徐楠补充。

  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中国是后发的工业化国家,在世界资源的掌控上没有优势,但中国有新技术的制造业优势。中国造电池、电机的能力强于造内燃机,中国发电的能源安全远强于石油的能源安全。如果全球转型电动车,这是重大的机会,中国的政策推动得力,中国的电池供应就是世界级规模,中国制造业的强大是必然的趋势。因此中国加速推进传统燃油车禁售时间表不仅是环保课题,也是重大的产业机会。

  [时间表要基于我国实际情况]

  由于此前一些欧洲汽车强国先后宣布在 2030-2040 年左右禁售燃油车,国业内一些分析人士称,我国也会在 2040 年对燃油车进行禁售。

  IHS 公司动力总成系统预测分析师王佳佳对本刊记者说:“燃油转纯电的前提是清洁能源的普及,老牌工业发达国家已在能源结构调整上做了多年的部署,所以相关政策出台是环环相扣的。而我们若是赶着出台燃油车禁售政策,在布局上可能会稍显仓促。”

  对此徐楠认为:“我们现在开始要启动禁售时间的研究,必然要考虑中国自身的实际情况,跟国外尤其是很多欧洲国家相比,我们的市场情况更为复杂,市场空间也更大,禁售推进难度也更大,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会一味紧跟着国外的脚步进行。”她认为,我国会从自身国情和产业发展阶段来调整燃油汽车的退出时间,而且替代燃油车的各种技术还有不少进步空间。

  虽然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很快,但也在不断地调整和完善。从一开始的补贴激励,到补贴退坡,再到将要实施的“双积分”政策,可以看出,随着新能源汽车技术和市场的发展,我国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从鼓励先进转为制约落后,从政策驱动转为法规驱动,从培育期进入快速成长期。

  王佳佳表示:“政策的效应会使电动车在短期内成为技术焦点,受到追捧,解决了产的问题,但与此同时如果成本和使用问题不能相应得到解决,所谓销的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市场对于电动车的热情会再次减弱。此时第二波跟进政策显得十分重要,需要去顺应市场的需求同时带动革新,而非盲目地去压迫市场需求。只有给予足够的过渡时间,配合整个产业链的转型,所谓的去燃油才有可行性。”

  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燃油汽车的禁售时间表,但我国考虑燃油汽车退出其实不见得就比其他国家晚,在 2016 年 10 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明确指出“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车生产企业”。工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三部委今年 4 月发布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到,到 2020 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 200 万辆,到 2025 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 20%以上。

  其实相较燃油车禁售这种劲爆消息,将要实行的“双积分”政策,更是业内关注的重点。2016 年双积分政策的征求意见稿中要求,2018-2020 年度,乘用车企业(包括合资车企)的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分别为 8%、10%、12%。日前正式发布的双积分政策中,将 5 万辆的生产量门槛降低至 3 万辆,这意味着更多的企业将接受双积分政策的制约;另一方面,取消了 2018 年新能源汽车积分的强制要求,2019 年、2020 年的比例要求保持不变,2021 年度及以后的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将由工信部另行公布。这些变化,是否会影响燃油车禁售时间表的制定?

  王佳佳认为二者互相影响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双积分政策涉及的是近几年的汽车市场。而目前看来,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至少在 2040 年后。但有个可能性是,双积分政策的下一发展阶段也就是 2021-2025 年,可能会对纯电车型的比例单独做要求,例如目前美国加州的新能源积分政策就有这样的要求。”

  [传统汽车行业面临更大挑战]

  那么燃油汽车退出是否意味着以后都没有燃油车上市了?拥有燃油车的消费者会受到什么影响吗?

  “燃油车如果退出,理论上就是燃油车不再新增销售了,不过因为政策的施行需要过渡期,已销售的燃油车应该还可以正常使用,直到国家层面制定出停止燃油车上路的时间表。”徐楠表示,“我认为,其实禁售时间表的意义并不在于哪天开始不销售燃油车了,而是传递一种导向,就是未来电动车必然是我国以及全球汽车行业发展的趋势方向,我国未来必然要将新能源汽车作为实现汽车强国战略目标的突破口之一。”

  在燃油汽车退出的过程中,相比消费者只是换了种产品选择和做出一定行为习惯改变,传统汽车行业则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徐楠分析,首先是汽车产品的生产制造将面临巨大变化,例如燃油发动机、变速箱等传统动力系统将转换为以驱动电机、动力电池为主的新动力系统;汽车零部件产业链条和汽车生产线也面临全面更新和大幅调整。其次是除了汽车生产体系面临调整,汽车销售市场、配套服务市场、汽车维修服务等后服务市场都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加油站系统将让位于充电站系统。还有是新能源汽车的关键核心技术需尽快取得突破,例如汽车动力电池,要在高效安全的前提下大幅提升续航里程,这就需要在电池技术上有革命性的突破。

  对此,王佳佳认为:“我觉得重点可以放在评估巨大传统产业链转型中会发生的问题,尤其是电池核心产业再回收处理和再利用环节的方面。”

  END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