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视野
从产品到技术 企业“走出去”步伐加速 | 热点聚焦
2018-11-12 00:11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字体: [   ]

  本文首发于2018年10月18日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杂志

  记者 杜壮

  曾经提到“中国制造”第一反应便是小商品,印着“Made in China”的各种产品遍布全球。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国际市场上的中国产品已不少见。但与以往“中国制造”的代工产品不同,近年来,更多我国企业自主研发的“中国智造”产品进入海外市场,220多种工业制成品产量居全球首位,中国稳居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正加速向制造强国迈进。

  自改革开放以来,从“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料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到成为“世界工厂”再到国际投资,中国企业“走出去”、国际化之路在不断升级。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也随着经济能力增强,中国的出口品类开始改变,从产品逐渐向技术出口转变。

  从产品到技术 “走出去”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纵观世界,无论传统的制造业如波音、空客、奔驰、宝马,还是新兴的互联网科技业如微软、亚马逊、谷歌、脸谱,无一不是技术驱动型创新企业。

  1985年12月,时任青岛电冰箱总厂厂长的张瑞敏带头砸掉76台有缺陷的冰箱。而当时,一台冰箱的价格是800多元,相当于普通工人好几年的工资。

  青岛电冰箱总厂正是当今全球白色家电第一品牌——海尔集团的前身。1988年12月,张瑞敏带领海尔获得了中国电冰箱史上第一枚质量金牌。1989年后,国内冰箱市场首次出现供大于求,在冰箱厂家纷纷降价促销的情况下,海尔冰箱却逆势提价12%,依然受到消费者的争抢。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大批国产品牌在全球市场竞争中锻炼成长。近年来,像海尔家电之类的中国品牌的竞争力、美誉度与日俱增。而追求品质的背后,是这些企业在不断地创新技术。

  不仅如此,我国的船舶、机床、汽车、飞机等重型机械和高端产品也逐渐在世界范围产生巨大影响。中国标准动车组“复兴号”、百万千瓦级核电装备“华龙一号”、全球最大海上钻井平台“蓝鲸1号”……一批大国重器相继问世,并加速走向世界,镌刻下中国制造的实力。

  有媒体曾这样比喻,如果一台中国制造的智能手机卖1500元,那么在海外承揽一个核电项目,其价值大约相当于售出6000万台智能手机。过去十年,瞄准全球市场的中国核电产业厚积薄发,蓄积了充沛的能量。用美国机械工程师学会前理事长罗伯特•西姆斯的话说,中国现在有着最先进的核技术。

  2012年8月,中国第一个技术、标准、管理、设备整体“走出去”的风电项目——埃塞俄比亚阿达玛风电场项目34台机组全部成功并网发电,并于2012年12月获取了项目竣工验收证书。该项目也是中国政府首个优惠买方信贷支持的新能源项目,是中非在新能源领域的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

  相关资料显示,回顾中国过去40年的出口,从产品结构方面来看,在上世纪80年代,仍然是以出口初级加工制造产品为主,主要是服装、玩具等初级产品和初级工业制成品,机电产品较少。进入上世纪90年代,工业制成品和机电产品的比重开始明显上升。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产业国际战略化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卫杰对本刊记者表示,我国企业原来是靠劳动力、政策优惠等因素“走出去”,大多是初级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随着经济发展和企业竞争力的提升,近几年企业通过产业集聚发展,吸收国外先进的技术经验,其自身的创新能力在逐步提高,慢慢地向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转型。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过程。

  产品和技术综合“走出去”

  2017年世界经济总量增长速度达到3%,较2016年的2.2%有了很大提升,但整体上看,世界经济增长依然未能走出2008年经济危机的阴影。加上自2016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在贸易政策上的反弹,全球贸易面临巨大挑战,整个世界经济发展形势仍然不太稳定。

  在此背景下,我国企业“走出去”获得越来越多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

  全球化智库(CCG)发布的《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7》显示,海外政治风险、宏观经济风险、劳动纠纷风险、安全审查或政府阻挠风险等,是中国海外投资者面临的最主要的不确定因素。加强在这些领域的防范和应对,是保证中国企业成功“走出去”的关键。

  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CNSE)和英国海外发展研究所(ODI)发布的“推进经济转型——中国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和走出去调研”智库旗舰调研报告指出,自2010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陆续向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转移产业;劳动力成本上涨是当前大多数企业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国内,要素成本上升、市场供需变化使部分产业失去了价格竞争力,但在要素成本低、市场需求大的其他国家,这些产业可以得到合理估值,重现生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进展,中国企业在研发、技术、品牌上将进行新的投入,引导国内产业转型和再升级,为企业带来新的机遇。

  在崔卫杰看来,目前我国企业“走出去”还不纯粹是一个从产品到技术的过程。他告诉记者,现在企业“走出去”,一般是产品和技术综合“走出去”,不过技术在这当中发挥的作用逐步提高。

  但他同时向本刊记者坦言:“我们在关键领域竞争力不强。另外,从企业技术现状来看,每年我国专利申请量很大,但是很少有企业到国外去申请专利,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有待进一步加强。”

  企业克服“水土不服”有良方

  在埃及首都开罗街头,随时可见一辆辆金龙轻客呼啸而过;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所有城市公交运行系统的车辆均为金龙客车……这只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缩影。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到大海中游泳”,在提升自身核心技术、品牌效益的同时,也深度整合全球资源。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贸行业凭借优越的人口红利,以低成本优势完成了跨越式发展,特别是在上世纪末电子商务蓬勃发展和虚拟经济盛行时代,中国外贸行业更是在全球引领风骚。企业走出国门对外投资从每年的几亿美元,发展到700多亿美元,成为世界对外投资大国,中国在国际和区域经贸舞台上日益活跃。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实施,必将引发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区域创新,这包括区域发展模式、产业战略选择、经济技术路径、区域间合作方式等。因此,如何克服“水土不服”成为我国企业“走出去”的重中之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曹新明认为,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技术比拼是一场硬仗。我国更多的企业“走出去”需要开展专利布局,通过建立专利联盟、专利池以及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形成知识产权“合力”,避免单个企业的孤军奋战。同时国家也要进一步完善相应的海外援助机制,以应对全球竞争中的知识产权风险。

  崔卫杰告诉本刊记者,从企业自身来说,加大对技术的重视程度,加大研发投入,提升自己的研发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此外,还要提高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

  “从政府层面看,应营造一个既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创新又相对宽松的制度环境。另外从贸易角度来说,政府应为企业提供更为便利的措施和政策,针对相关的技术交流等活动,为其提供相关的信息咨询服务。”崔卫杰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