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视野
《经济学人》:中国新一代企业家崛起 将影响全球
2017-09-25 15:09
来源:新浪科技
字体: [   ]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5日下午消息,谈到中国创新,许多人会将它与模仿和复制相提并论,《经济学人》却认为,新一代中国企业家不再走前辈的老路,他们大胆无畏、才华横溢、目视全球。中国市场孕育了许多科技创业公司,它们不只动摇了本国市场,还向全球渗透。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蛇口仓库的墙壁上写着这样一条标语:“新时代、新革命。我是一名创客,为追梦而来。”蛇口靠近香港,最近,许多中国企业家来到这里参加TechCrunch举办的盛会。不过今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光芒被新秀掩盖,比如滴滴出行、自行车分享创业公司ofo。

  中国鼓励民众创业,新企业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盛会只是新浪潮的一个片段。几年前,所谓的“中国创新”还只是“模仿”“假冒”,现在不同了,创新的推手是新一代企业家,他们大胆无畏、才华横溢、拥有全球化视野。投资者向他们注入大把资金。2014年至2016年,VC向中国企业投资770亿美元,2011年至2013年只有120亿美元。去年,中国金融科技投资金额排在全球第一位,至于其它行业,中国也在逼近领头羊美国。

  最近的报告指出,中国有独角兽企业(估值达到或者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89家,总价值超过3500亿美元;与美国相差不远。中国有10亿美元富豪609位,美国552位。

  谷歌前主管、创新工场运营者李开复认为:“中国的创新速度更快了。以前,中国企业家推崇“C2C”(复制到中国)和“JGE”(足够好了)创新模式,新一代创新者不同,他们大胆引入世界级技术,比如超级计算技术、基因编辑技术。在残酷的大陆市场站稳脚跟之后,许多企业开始向海外扩张。

  为什么中国企业家能够快速扩大业务呢?主要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经济,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企业只要在中国成功,就可以不断壮大,拥有庞大的规模;与欧洲相比,中国的语言和文化更加统一,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基础设施更新更先进。

  其次,中国购物者胃口更大、更愿意冒险,这种市场环境对创新者有利,他们的品牌也许不知名,但是只要产品更好就会有市场。中国人喜欢新技术。到了今天,中国的手机和宽带普及率已经很高了,创业公司可以找到更便宜的手段深入宽广的市场。中国还在以很快的速度抛弃现金。去年,中国移动支付交易量增长近4倍,达到8.6万亿美元,美国只有1120亿美元。正因如此,中国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才会蓬勃发展,世界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公司有许多来自中国。蚂蚁金服的价值超过600亿美元。

  再次,中国国有企业(比如电信企业、银行、医疗保健企业)效率低下,甚至对消费者不友好。敏捷的新企业大胆进入,它们的业务模式与国有企业不同,将消费者摆在第一位,它们大胆引进新技术,在中国,新企业超越老企业更容易一些,西方创业公司相对来说难一些。

  中国速度

  有一些行业政府没有能力运营,怎么办?可以通过支持新企业来缓和,最终一些行业冒出大量创新成果,比如交通运输行业。毕马威会计事务所的戴维·弗雷(David Frey)认为,政府扮演了“造市者”角色,正因如此,中国才会在一些领域领先美国,比如电动汽车注册量比美国多、充电设施的数量也比美国多。中国还宣布最终会完全禁用汽油汽车(可能要到2030年之后),这一政策能够从长远确保中国在全球电动汽车市场领先。还有一步棋更重要:一些创业公司得到VC的支持,它们之前没有任何造车经验,现在政府允许它们进入市场,之前这个市场被笨拙的企业控制,造出的电动汽车品质低劣。

  比如蔚来汽车(NIO),这家汽车公司成立只有3年。在上海嘉定区有一幢低矮建筑,那就是蔚来汽车的总部和研发中心。嘉定区正在崛起,有望成为中国的“底特律”。李斌是蔚来汽车的创始人,他是中国颇有名望的连续企业家。之前创办BitAuto(易车)赚到不少钱,摩拜也源于他的构想,现在李斌是摩拜的董事长。蔚来汽车的幕后支持者是中国一些最精明的早期投资者,包括中国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和美国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估值30亿美元。

  站在白板前,李斌解释称,在过去10年里,中国汽车对地球的影响与过去100年所有汽车造成的影响可以相提并论。他在白板上画了一条递减曲线,还解释说:“拥有汽车带来的快乐不断减少。”因为交通拥堵、污染和事故让大家烦恼。李斌还说,汽车产业墨守成规,经营方式100年未变。

  创新驱动

  李斌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主要有3点。第一点,将云计算、AI、感知技术放进自动驾驶技术。交通仍然会拥堵,不过新技术会给老司机留下更多空闲时间。蔚来汽车发布了Eve汽车,这是一款概念汽车,相当于汽车上的“AI客厅”。第二点,加快电动化速度。李斌说,除了传统充电器,他们还会在大城市提供快速电池更换服务。第三点,为数字时代设计汽车,在这一方面创业公司有优势。

  蔚来汽车使用的技术有许多都是自己开发的,它从40个国家招募员工,有些员工来自老牌汽车制造商,比如福特和大众。去年11月,蔚来汽车在伦敦Saatchi Gallery(萨奇画廊)发布会上展示了首款汽车,也就是EP9,它是电动汽车世界最快速度纪录的保持者。蔚来汽车设计EP9是为了展示取悦批评家,展示技术实力,不向大众市场销售。李斌称,汽车迟早会销售。

  在未来10年里,李斌认为汽车的销量将会提升到几百万台,当中一半来自中国之外。蔚来汽车在硅谷设立了分公司,由马斯里·瓦里奥尔(Padmasree Warrior)领导,他是思科前CTO,今年硅谷分公司准备融资,变成独立企业。李斌坦言:“我们认为自己是一家全球性的创业公司,我们想解决一些全球性问题。”谈到竞争对手,他自信满满地说:“蔚来汽车可以做得比特斯拉好。”

  创新速度快不快,消费者将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中国人愿意尝试新产品,与西方人相比,如果产品不完美,中国人更加宽容。许多年来,中国人缺少消费商品和奢侈品,所以他们渴望尝试新东西。富有中国人更年轻,例如,在德国购买奥迪汽车的人年龄一般50多岁,在中国只有30多岁;而且中国人对各种技术更熟悉。美国人将汽车视为文化标志,中国人不会这样,正因如此,中国人并不会痴迷驾驶,他们愿意向新形替代方案敞开怀抱,比如驾乘分享服务。

  大趋势给滴滴带来发展机遇。滴滴的估值高达500亿美元,它是世界上价值第二高的创业公司,仅次于Uber。年初时,滴滴获得55亿美元投资,对于年轻的科技公司滴滴来说,这笔投资比之前的任何一轮融资都要多,领投者是软银。还有其它一些投资者向滴滴投资,包括BAT公司(指百度、腾讯、阿里巴巴)、苹果。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陈宝珠(Connie Chan)认为,滴滴不只是一个打车智能手机App那么简单。中国本地消费者愿意尝试,这种心态有助于滴滴发展。

  除了提供的士和奢侈汽车,滴滴还提供合伙用车服务、面包车、巴士。不只如此,滴滴也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帮人代驾。每一天,滴滴向中国用户提供2000万次出行服务,是Uber全球服务数量的几倍。滴滴希望能用AI预测客户的交通需求,不管用户想要的是汽车、公共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都能预测。滴滴平台有20万辆电动汽车,在未来短短几年里数字会上升到100万辆,滴滴还准备大力推广无人驾驶汽车。

  滴滴总裁柳青(Jean Liu)直言不讳说:“我们肯定会向全球扩张。”滴滴已经向全球打车服务运营商投资,比如印度Ola、东南亚Grab、巴西99和美国Lyft。7月份,滴滴与软银向Grab投资20亿美元。8月份,滴滴还向两家Uber克隆企业投资,也就是爱沙尼亚企业Taxify和迪拜企业Careem,Taxify在欧洲和非洲运营业务,Careem在中东市场扩张。滴滴制定了庞大的发展计划:“未来5年,滴滴会继续增长,从移动服务提供商变成世界领先的汽车网络运营商、新交通技术领先者。”

  中国企业在本国提供“分享经济”服务,进而影响全球,滴滴做到了。现在,中国城市人已经用智能手机租赁雨伞、手机充电器、篮球及其它必需品,费用很低。提供服务的企业用到到了小额支付技术,还用社交媒体确认信用信息。

  商业周期缩短

  在中国,共享单车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展开。ofo与摩拜争先恐后,它们都是“独角兽”企业,估值都达到了30亿美元,它们将简单的两轮自行车变成了智能云连接设备。中国大城市到处都是自行车,来自众多竞争者。有了追踪技术,自行车不需要车桩,可以从任何地方取车,也可以将车放在任何地方。虽然很便宜,不过也滋生一些问题。ofo有一套先进的信用评分系统,如果用户表现良好就会得到奖励,如果顽皮就会遭到处罚,例如,如果将汽车停在路中央就会受到处罚。

  为什么ofo能够快速崛起?ofo CEO戴威认为,智能手机、移动支付、物联网飞速普及有利于公司的崛起。3年前,ofo创始人还是北京的穷学生,自行车经常被偷让他备感困扰。现在ofo管理800万辆自行车,每天提供2500万次骑车服务,除了中国,它还在美国、新加坡、英国提供服务,今年年底之前,ofo将会进入20个国家的200个城市。

  没错,ofo正在以“中国速度”前进,但是道路并不平坦。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家自行车分享企业,所有企业都不惜血本投资,几乎所有企业都有可能失败。北京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解释称,在中国,失败的机率比硅谷更高。中国有许多企业拿到了丰厚的资金,快速引进各种新创意,项兵预测,在中国市场获胜的企业将会成为世界级玩家。

  中国国有经济效率低下,这种现状为企业家提供了发展空间。年轻公司凭借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排挤落后国有企业。看看中国健康产业,这个行业老朽不堪,功能失调。在国有医院内,排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拿药也不方便。阿里健康现在已经成了领先的“线上医生”。在微医(WeDoctor)的帮助下,病人可以用手机预约医生。启明医疗(Venus Medtech)开发了人工心脏介入瓣膜,给动脉钙化的病人使用。

  还有一家企业成为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颠覆者,它有能力走向全球,这家公司就是碳云智能(iCarbonX),它是深圳一家健康数据分析公司。创始人王俊之前曾领导知名基因研究公司华大基因(BGI)。华大基因与全球许多企业竞争,一起解码人类基因,曾经全球一半的基因测序设备都由它提供。

  竞争是健康的

  为什么要离职呢?王俊坦露了心声,他说学术机构有着诸多的限制,这些限制越来越让他困惑,即使机构是由华大基因私下运营的也一样。就算企业在基因领域取得突破,也难以在真实世界造成影响。王俊认为,如果能够引进更好的方法,将基因与数据(生活方式、食谱、肠道细菌、血液等数据)结合,就能找到更明确的关系,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如何做到?没有企业家精神可不行,商业公司能做到,它追求的是“效率”。

  王俊还说,碳云智能的目标是为每个客户打造一个可预测数字“化身”。王俊还给公司设定了目标,最初几年积累100万用户,以后会增至1000万、1亿甚至更多,因为公司的AI算法、超级计算机技术、分析技术会越来越先进。2015年碳云智能正式成立,不到6个月王俊就拿到了投资,足以支撑公司发展,当中包括腾讯的投资,碳云智能顺利迈入“独角兽”俱乐部,成为世界上最快成为独角兽的企业。

  为了获得更多的健康数据,碳云智能已经投资4亿美元打造一个联合体,由全球医疗创业公司组成。例如,SomaLogic带来了人类蛋白质分析技术;PatientsLikeMe创建了一个线上网络,由50万名慢性病患者组成,他们在网上分享经验;AOBiome深知细菌与人类健康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先发优势

  西方对手们也在瞄准同样的猎物,比如IBM和谷歌,王俊很勇敢。他坚持认为:“我们会收集更多更好的数据,以更快的速度收集。”有了腾讯这个合作伙伴,王俊认为公司可以拿到微信收集的数据,微信有10亿用户。与西方用户相比,中国用户对个人数据分享更加开明;另外,中国政府也支持“精准医疗”的发展,这些因素对碳云智能有利。

  一些国有行业效率低下,这些行业将会被颠覆。2016年,中国物流行业的规模相当于GDP的15%,比巴西、印度比重高。许多卡车为个人所有,因为缺少信息,他们不知道哪里有新货要送,所以错过许多工作机会。货车帮首席财务官张远声(Richard Zhang)说:“我们的目标市场相当于滴滴所在市场的10倍。”现在货车帮已经成为物流行业的“独角兽”。照张远声估计,中国空载率约为40%,比美国高。货车帮可以将司机与货物匹配,不收取任何费用,它还提供货车出售/租赁、保险和金融服务。未来,张远声说公司会向全球渗透。

  李开复认为,中国市场庞大,迅速增长,城市人口密度高,许多年轻人喜欢科技产品,愿意花钱,正因如此,中国成为一片沃土,可以培育关注全球市场的企业家。李开复相信中国拥有勤奋的企业家和大胆的VC,他坚信中国赢家们将会从全球市场拿下一大块蛋糕。

  中国新一代企业家的确占尽先机,但是困难仍然很多。外部危机重重,比如快速衰退和银行危机可能会冲击VC行业,中国的法律环境仍然不确定。在中国,有许多企业在灰色地带生存,比如在线金融企业和分享经济,监管大棒随时可能落下。某一天,流行的自行车分享公司也许会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的业务模式被新规破坏。

  一些公司飞速崛起,另一些公司急速衰落。虽然有很多障碍,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最出色的企业将会克服障碍,适时提高竞争力,带来更好的商品和服务。也许中国企业还会为世界带来飞行汽车。

  光启科学(Kuang-Chi Science)制造充氦悬浮飞艇,上面安装传感器和通信设备,飞艇在城市上空飞行。公司董事长刘若鹏(Liu Ruopeng)说,他们的工具相当于智能城市廉价卫星,可以监视交通和污染状况,同时还可以成为物联网中枢。光启科学正在完善气球技术,希望某一天能将旅行者、货物运到近空间(Near-Space),几年之内公司有望大幅降低成本,只相当于火箭成本的很小一部分。光启科学已经向Martin Jetpack投资,成为大股东,Martin Jetpack是一家新西兰公司,它正在开发单人飞行工具。刘若鹏展望未来说:“每一个人都可以飞行,价格便宜、操作简单、安全。”(星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