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机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技术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环保产业 高效节能产业 生态修复 资源循环利用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产业资讯
|地方亮点及地方发改委动态
|独家内容
|杂志订阅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暂缓上市 网易云音乐面临更多强敌
2021-09-02 15:09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融媒体记者   卜文娟
  短视频平台屡屡表现出进军在线音乐领域的意图,也给网易云音乐这样传统的流媒体音乐平台带来了巨大冲击。
  丁磊原本要收获第三家上市公司。
  但事情总是多变,8月9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暂缓上市。“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后续将选择更好的时机,尽快推进IPO相关事宜。”
  网易云音乐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此外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也正在进军音乐市场,对网易云音乐而言也是一场不能避免的硬仗。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能否找到盈利之道?取消独家版权之后,其又能否找到新的增长点?

  盈利难
  网易的音乐业务起步并不算早,其在2013年切入了在线音乐市场,而腾讯早在2005年就开始做QQ音乐,百度也于2011年推出百度音乐的前身“百度Ting”。网易云音乐另辟蹊径,一开始就主打“社交音乐”,推出音乐流媒体业务并广泛使用及推广标志性“歌单”功能。
  曾经,国内有四大音乐阵营,分别是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海洋系(中国音乐集团)。而如今在市面上影响力较大的仅剩腾讯系和网易云音乐,竞争格局也从原来的群雄争霸,逐渐演变成楚汉之争。
  从用户数角度来看,腾讯系几乎是一家独大,旗下产品除了QQ音乐,还有全民K歌、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WeSing,他们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腾讯音乐集团(TME)。2020年的MAU(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6.15亿,位列行业第一。
  尽管网易云音乐背后虽然有网易、百度、阿里巴巴等巨头加持,但面对腾讯系步步紧逼,目前用户数并不占优。2020年底的MAU大约1.83亿,还不到腾讯音乐的1/3。
  目前的格局下,网易云音乐几无可能撼动腾讯音乐的地位。此外,我国在线音乐行业一直面临着盈利难的问题,网易云音乐也不例外。
  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近几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快速增长,从2018年的1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49亿元,2018年-2020年,在线音乐服务MAU(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分别为420万、863万、1600万。2021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MAU从去年同期的1.7亿增至1.83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1268万增至2429万,同比增长91.5%。
  尽管在营收和用户数量增长的同时,网易云音乐仍未摆脱亏损的困境,2018至2020年连续3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录得净负债70亿元。
  网易云音乐表示,净亏损增加主要源于业务扩张使收入增加,但被销售及市场费用增加及研发费用增加所抵消;以及该公司估值增加而使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增加。
  “我们一直专注于通过投资于我们的品牌及高质量内容来扩大用户群体,为长期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而非寻求实时的财务回报或盈利能力。我们的变现工作处于相对较早的阶段,未来的盈利能力尚不确定,并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能否有效地将产品及服务变现,并通过提升运营效率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持续增加收入。我们预期截至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2月31日止年度仍会持续亏损。”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里表示。
 
  版权之争
  7月24日,市场监管部门对腾讯集团在线上音乐领域的反垄断处罚,宣告着音乐独家版权时代的终结。这也意味着困扰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多年的版权成本问题,将得到大幅度缓解。
  过去几年,在线音乐市场的版权之争始终很激烈,腾讯音乐凭借雄厚资本换来的版权优势,拖垮了多家对手。
  无论是用户数据,还是盈利能力,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相比,目前还差距明显。但摆脱了独家版权的桎梏,网易云音乐能否迎来了“打翻身仗”的机会?
  取消独家版权并不意味着版权免费或降价。知名音乐经纪人迟斌认为,今后播放量结算或将成为未来版权方和平台的主流结算方式,这也就意味着,平台原本自身的市场规模,会对音乐版权的议价能力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想要趁机抢占音乐独家版权解禁后的红利,其实并不容易。网易云音乐随即作出反应,“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欢迎更多合作伙伴与网易云音乐建立合作、恢复合作,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合作”。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曾表示,版权的门槛一旦降低,会把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拉到同一个竞争起跑线上,独家版权的资源争夺不再是重点。
  迟斌也有类似的看法。“取消独家版权并不意味着版权免费或降价。今后播放量结算或将成为未来版权方和平台的主流结算方式,这也就意味着,平台原本自身的市场规模,会对音乐版权的议价能力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其次,版权令利好的也不仅仅是网易云音乐。诸如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此前也曾和音乐公司产生版权纷争,独家版权解除后,这些平台也将手握更多主动权。”
 
  短视频的夹击
  短视频平台屡屡表现出进军在线音乐领域的意图,也给网易云音乐这样传统的流媒体音乐平台带来了巨大冲击。
  除了与目前处于头部的QQ音乐以及其他音乐平台争抢市场份额外,网易云音乐似乎也逃不掉短视频平台抢占在线音乐领域而带来的竞争。
  短视频平台目前带着先天的优势,其一边在把握着音乐的流行趋势,一边又抢占着用户的时间。根据Fastdata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报告》,2020年9月,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超过50%的用户中,使用抖音和快手的时长环比增幅超过72%。
  网易云音乐与抖音此前一直有进行合作。例如,去年8月,网易云音乐和抖音达成合作,共建“音乐+短视频”内容;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和抖音就有“热歌改造计划”,抖音用户可以翻唱推荐歌曲,从而获得网易云音乐和抖音双平台的制作和宣传支持。
  “很早以前,业内就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发展模式可能会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崛起而彻底发生改变。事实上,这种观点正在成为现实,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是,短视平台在很大程度上正掌控着流行音乐的趋势。”在线音乐业内人士齐一鸣说道。
  来自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1半年大报告》显示,2021年6月在线音乐行业月活用户6.66亿,同比增长1.7%。但用户月人均使用次数从2020年6月的67.1亿跌到2021年6月的62.5亿,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从2020年6月的3.9小时下降到2021年6月的3.3小时。
  从目前来看,网易似乎决定重新走上短视频这条路。在尝试直播、K歌、播客等诸多路子行不通的情况下,短视频或许是网易云音乐的一条破局路径。
 
  END
  来源:本刊原创文章
关注微信公众号:

官方账号直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