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机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技术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环保产业 高效节能产业 生态修复 资源循环利用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大资管时代
|地方亮点及地方发改委动态
|独家内容
|杂志订阅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数据生产力崛起
2020-10-12 17:10
来源:2020年10月1日期《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安筱鹏 宋斐

  当社会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迈向数字经济之时,最根本的变革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生产力变革:数据生产力崛起。数据生产力是在“数据+算力+算法”所定义的世界,知识创造者借助智能工具,基于能源、资源以及数据这一新生产要素,构建的一种认识、适应和改造自然的新能力。

  2020年,7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跻身全球上市公司市值T222OP10之列,4家互联网公司市值一度历史性地突破1万亿美元。在过去的25年里,超级计算机的能力提升了近8万倍。在过去的40年,计算的能耗效率提升了6个数据级。在过去的50年,1GB存储空间的成本从1000万美元降到0.02美元。2010年全球数据量刚刚突破1ZB,而2020年全球数据量预计将超过40ZB。2020年,全球40多亿人口迁移到互联网,Facebook月活用户超过25亿。2020年,成立18年仅有6000名员工的SpaceX,实现了载人航天,完成美国太空发射活动的68.3%。从1970年到2000年,向太空发射一公斤的成本相当稳定,平均每公斤1.85万美元。SpaceX的发射成本每公斤仅为2720美元。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国1000万家企业组织的2亿员工在家办公。全国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1.3亿学生在线上课,有600万老师在钉钉上累计上课超过6000万小时。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的云监工超过1亿人。

  一部社会发展史,就是劳动者发挥聪明才智,不断创造新的生产工具,去认识自然、适应自然和改造自然的历史。当社会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迈向数字经济之时,最根本的变革正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生产力变革:数据生产力崛起。数据生产力是在“数据+算力+算法”所定义的世界,知识创造者借助智能工具,基于能源、资源以及数据这一新生产要素,构建的一种认识、适应和改造自然的新能力。

  1

  数据生产力是新动能

  数据生产力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的新型能力,意味着人类改造自然从直接走向间接,从能量转换工具走向智能工具,从劳动者走向知识创造者,从能源资源走向数据新要素,从经验决策走向基于“数据+算法”的决策,从他组织走向自组织,从产品分工走向知识分工,从小规模协作迈向数亿人的全球实时协作,但数据生产力本质是解放人的生产力。

  数据生产力创造了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新方法,如:从实验验证到模拟择优。创新体系的变革将人类带上零成本试错之路,重构人类的创新主体、创新模式、创新效率,开启人类社会创新发展新图景。

  数据生产力也推动了经济增长的模式新变革,从规模经济走向范围经济。

  数字经济脱胎于工业经济固有矛盾,也即分工专业化与分工多样化的矛盾,这一矛盾中多样化效率从次要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这是数据生产力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数据生产力推动着组织形态变革,从他组织走向自组织。

  从工业时代到数字时代,组织管理经历了从职能驱动到流程驱动再到数据驱动不断迭代升级。进入数字时代,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企业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更加突出,客户需求的个性化程度也越来越高,流程驱动组织的柔性能力达到一定的瓶颈,越来越难以适应日益错综复杂、变化多端的外部需求。

  与此同时,随着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企业数据积累越来越普及和丰富,数据不仅成为企业价值创造、价值获取的新源泉,也成为实现组织柔性质的飞跃的新基因,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实施组织层面的“转基因工程”,探索通过数据驱动组织管理变革,数据驱动型组织由此萌生。

  组织的决策方式、组织形态、管理模式正在加速重构,数据驱动成为组织管理变革的主线和核心要素,以“数据+算法+算力”的数据生产力不仅颠覆了企业的商业模式、业务范围和竞争逻辑,也冲击着企业的组织管理模式,越来越多的企业从工业时代的理性组织向数字时代的自组织变革。

  构建基于数据驱动的自组织模式,实现组织内外人、物、知识等资源弹性供给和能力单元的动态协作是构建数字企业的基础,也是组织适应、利用和驾驭不确定性环境的主动出击。如何构建基于数据驱动的自组织,打造数字企业?从成功企业的经验来看,打造中台、全员赋能和构建生态是实施组织层面“转基因工程”,获取数字时代“入场券”的核心抓手。

  数据生产力重构产业分工格局。数据+算力+算法定义的新生产力正在深化传统的产业分工体系,从行业分工、产品分工、部件分工、工艺分工、服务分工演进到了知识分工。事实上,工业经济时代后期已经开启了知识分工时代,但在数据生产力时代,知识分工将成为产业分工的主要形态。基于知识的产业分工,从早期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知识分工1.0,迈向以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知识分工2.0,技术、知识、经验正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呈现、交易、传播和复用。

  数据生产力引领企业构建新运营体系,从产品运营走向数据运营。新时代,所有企业都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去发现、构建基于数据运营基本规律,发挥数据要素的核心价值,通过数据运营构筑核心竞争优势。

  2

  数据生产力需要新治理

  数据生产力的变革,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新生产关系。今天,人们需要重新的思考如何构建科学的数据治理体系,如何把握数据产权的本质特征,如何科学认识数据生产力时代的垄断,如何思考政府管理创新的方向,如何实现数据跨境有序流动。

  数据生产力期待理性的数据治理体系。数据治理需要不同数据利益攸关者之间铸就依赖关系、发掘数据潜能的新治理。政府、企业、个体及国际组织通过权力、权利和市场,在法律、市场、代码、社会规范的制约下彼此博弈,实现数据效率和数据正义。

  数据生产力需要与时俱进的产权体系。相较于以动产和不动产为典型代表的传统财产,数据在物理属性上的可复制性、数据来源上的开放性,以及蕴含多元价值之间的非竞争性等特征,决定了以强调静态归属和排他性效力为核心的传统产权理论,已无法直接适用于对数据价值归属的判断。应根据数据自身特性,在综合考量相关主体围绕数据产生的利益诉求的基础上,探索建立一套以数据记录者、加工者的数据财产权益为基础,公平、高效且激励相容的数据价值分配机制。

  数据生产力需要科学的竞争观。数据竞争问题要从触达性和数据产业价值链两个角度来审视,那些仅仅拥有海量数据的企业或许无力发挥数据要素的价值。

  数据生产力时代,“数据+算力+算法”构建起一个可以打通状态感知、实时分析、科学决策、精准执行四个环节的信息物理系统,和一个在虚拟世界中描述现实物理世界的数字孪生的新世界。新型生产力必然会引发社会生产关系体系的深刻变革。这种变革,体现在政府治理领域则是数据驱动下的政府治理理念、治理主体和治理路径的全面重构。适应数据生产力时代要求的政府治理体系是以服务型政府为理念、以数据开放共享为路径,由包括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多方参与的协同治理体系。

  数据生产力时代,数据主权、跨境数据流动将成为国际政治的新议题。面对世界各国不断强化数据治理、数据资源控制的新形势,立足于维护我国数据主权、促进数字经济发展,需要构建数据流转、跨境传输的理论和政策支撑体系。

  总体来看,数据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呼唤加快发展和构建面向未来的制度与规则体系。如何创新数据领域的治理理念,不断探索变革数据治理体系,也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时代命题。面对数据监管领域的诸多“两难”甚至是“多难”选择,对数据治理底层理念、原则、程序的讨论,将有可能成为凝聚共识、持续推进数据治理的重要基础和路径。如,在数据治理理念上应坚持以创新发展为第一原则;应坚持从国情出发而不是简单复制他国经验;应持有未来观,为未来的技术和商业创新留下空间;在治理主体上应更多依靠产业和企业自治;在数据治理的政策流程上,应充分评估数据政策可能带来的经济社会影响等。(本文摘自《数据生产力:新动能,新治理》,标题为本刊编辑所加)

  作者简介

  安筱鹏,阿里研究院副院长;

  宋斐,阿里研究院资深专家。

  END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