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多样性的有才华的人更能解决问题 | 悦读
2019-01-11 18:01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本文首发于2019年1月1日期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栏目主持:卜文娟

  《多样性红利》

  [美] 斯科特•佩奇 著

  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

  《多样性红利》创造性地提出多样性视角、启发式、解释和预测模型四个认知工具箱框架,并得出惊人结论:一个人是否聪明不是由智商决定的,而取决于认知工具的多样性。本书将告诉你如何应用工具箱中的工具,用多样性创造更多的红利。


  网站的参与者双方是“双盲”的

  2001年夏天,礼来公司副总裁阿尔菲斯•宾厄姆(Alpheus Bingham,下文将称他为“阿尔夫”)专门为“寻求者”创办了一个网站。不过,这个网站不是为了给热衷于魁地奇球赛的那些青少年寻球手找到金色飞贼提供方便的,而是为各大型制药公司解决科学问题创造条件。制药公司要解决的科学问题千奇百怪,从去除金属杂质、评估乳腺癌风险,到如何检测有机化学物质发生的蒸汽,均在其内。寻求者在网站上公开发布他们的问题,并提供奖金,高达10万美元,以奖励成功的解决方案。任何人,只要愿意在这个网站上注册,都可以成为一名问题解决者。毫不意外,问题解决者的职业和身份也是形形色色,从来自远东地区的牙医,到来自美国中西部的物理学家,都能在这里见到。但只有实际负责这个网站运行的管理员才知道寻求者和问题解决者的身份。也就是说,这个网站的参与者双方是“双盲”的。

  阿尔夫的网站名为“创新中心”。事实上,这个网站就是美国历史上狂野西部通缉告示的现代版。只不过,阿尔夫并没有把自己的告示钉在某棵大枯树上,而是发布在了互联网上。网站建好后,寻求者和问题解决者很快地聚集起来。到 2005年,就已经有8万多名问题解决者在“创新中心”网站上注册了。他们来自170多个国家,涵盖了各门科学学科。当然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完成任务的能力。

  一项关于“创新中心”网站的研究表明,问题解决者找到了接近1/3 问题的解决方案。在这些问题中,有一小部分还需要实践检验,也就是说解决方案正确与否必须在实验室中证明。剩余问题中,有40%只需用铅笔和纸张给出解决方案就足够了。乍一看,1/3的成功率似乎不算太高,但是千万不要忘记,在“创新中心”网站以悬赏方式发布问题的寻求者可不是某个七年级的学生,而是像宝洁这样的大公司(宝洁公司拥有9000人的研发团队,每年的研发支出高达20亿美元)。 因此,1/3的成功率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寻求者需要的是解决问题方式的多样性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像宝洁这样拥有庞大专用性资源的大公司都无法解决的事情,这些科学家个人和小团队又是怎么找到解决方案的呢?四位经济管理方面的学者卡里姆•拉哈尼、拉斯•博•杰佩森、彼得•洛斯和吉尔•帕内塔经研究发现,那些被成功解决的问题有一个特点:它们能够吸引多样性的问题解决者。如果一个问题吸引了一个物理化学家、一个分子生物学家和一个生物物理学家的关注,那么这个问题就会比只能吸引化学家的问题更有可能被成功解决。换句话说,“创新中心”的成功,源于它有效地利用了多样性。

  需要注意的是,寻求者所要求的并不是信息多样性,因为他们可以通过搜索引擎网站来解决信息多样性的问题。他们所需要的是解决问题方式的多样性。

  因此,说到底,“创新中心”其实只是利用了一种新技术宏扬了一个旧观念,那就是,多样性的、有才华的人,更能解决问题。不过,在这里还必须更小心一些,以免过快得出结论。阿尔夫并没有去试图利用“群体的智慧”。他没有做任何类似于对某个群体“给出总评”这样的事情。他只是在“大海捞针”,或者说,只是试图发现能够解决问题或部分问题的某个人或某个团队。

  因此,“创新中心”不同于英国著名密码破译组织布莱切利庄园。在布莱切利庄园,所有成员一起工作,当然,他们的相处不一定和睦融洽,因为其中有些人有极强的个性。不过,有一点与“创新中心”类似,布莱切利庄园也有“广撒网”的想法。与“创新中心”不同的是,布莱切利庄园还想让所有不同的“鱼”游在一起。

  多样性可以帮助人们做出准确的预测

  要想搞清楚布莱切利庄园到底是怎样运行的,需要先了解一些背景知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政府在伦敦西北方的布莱切利庄园集中了12000人,试图破解纳粹集团的恩尼格玛密码。当时,纳粹集团将恩尼格玛密码机分发到各部队,这是一种非常小巧(比手工打字机还要小)的精密机器,能够创造出随机的密码,保障秘密通讯。破解密码成了盟军最优先的任务,因为通过密码通讯,纳粹集团能够协调陆上和海上的攻击,分配所需军用物资,协调远征世界各地的军事力量。德国海军特别擅长利用恩尼格玛密码展开攻击行动,他们平均每个月都要击沉大约 60艘盟军供给船。

  许多人都来到了布莱切利庄园,包括英国人、美国人、波兰人、澳大利亚人……他们在那里接受了当时人们认为适当的训练,学习破译密码的技术。在这些人中,有数学家(其中最著名的是艾伦•图灵)、工程师,当然还有密码学家。此外,还有更多的人在布莱切利庄园的“40 室”和“第8小队”等机密场所被培养成了语言专家、道德哲学家、古典学家、古代史专家等,甚至是填字游戏专家。

  试着想象一下,布莱切利庄园日常戏剧性的一幕。密码学家:“快,我们需要一个由五个字母组成的德语单词,第二个字母是o,整个单词的意思是‘爆炸装置’!”填字游戏专家:“Bombe。B–o–m–b–e,bombe。”语言学家:“这个单词的发音是BOM–bah!”

  布莱切利庄园前后两次破解了恩尼格玛密码。丘吉尔把它比喻为“一只会下金蛋的鹅”。就像“创新中心”的问题解决者一样,这只“鹅”也是由许多不同的部分组成的。

  不过,尽管这些例子非常令人着迷,但是它们其实并没有充分展现多样性的全部益处。是的,多样性不仅有助于解决问题,也可以帮助人们做出准确的预测。事实已经证明,尽管一群人中没有一个人算得上专家、没有一个人有能力独立地做出预测,但一大群人在一起却能够做出准确的预测。而且,这种成功不是偶然的,而是一贯的,在股票价格预测、彩票投注和信息市场上都能充分地体现出来,艾奥瓦电子市场就是典型的例子。詹姆斯•索罗维茨基把这称为“群体的智慧”。

  像布莱切利庄园所聚集起来的“聪明的乌合之众”、像索罗维茨基所描述的那种“群体的智慧”,其存在性都没有任何争议。没有群体智慧,分散的市场和民主国家就不可能有效运行。但是,我们至今仍然不完全理解这种群体成功的原因。我们倾向于认为这是一种能力,如果能够使个体更聪明,那就能使群体更聪明,而群体更聪明,团队就更有效率。这个逻辑当然没有问题(只需注意一些细节)。但是在这里将证明,如果让个体变得更具多样性,也会得到同样的效果:更好的团队,更聪明的群体。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