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机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技术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环保产业 高效节能产业 生态修复 资源循环利用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大资管时代
|地方亮点及地方发改委动态
独家内容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智慧城市建设须注重可持续和包容性 | 朝花夕拾
2018-11-16 16:11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本文首发于2018年11月1日期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栏目主持 贠天一


  01

  智慧城市建设需注重可持续和包容性

  快速发展的信息技术不仅在经济领域产生巨大影响,也为社会治理创新提供了新手段。依托信息技术建设智慧城市,是建设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智慧城市已经成为一个热词,但何为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如何促进治理升级、如何科学有效地建设智慧城市,对这些基本问题仍然需要深入探究。

  智慧城市具有三个基本特点:一是城市空间数字化。信息技术、数字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城市空间,城市部件实现“万物互联”。二是信息技术改变城市生活。信息与人们工作、学习和生活发生化学反应,城市各领域在物联网、互联网技术基础上实现智能运行,如智能缴费、智能交通、智能养老、智能社区、智能环保、智能政务等,成为一个更加方便快捷、运转高效的人性化城市。三是智能驱动城市治理创新。城市治理主体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不但可以及时为市民解决具体问题,而且可以实时感测城市运行状况、优化城市治理决策,推动城市可持续、包容性发展。

  实践证明,智慧城市不仅在推动城市产业发展、转变城市发展方式、实现城市治理精细化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而且能在人、物理空间、人工智能方面发挥组合效应,带动政府各部门、城市居民、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有助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但是,智慧城市建设的理想预期在实践中还面临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一是“有产无智”。相关高科技企业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支撑性力量,但智慧城市建设不能只是购置它们生产的高科技设备。现实中,一些地方的智慧城市建设成为企业兜售设备的“竞标场”,加上产业发展冲动,一些城市在相关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盲目上马智慧城市项目,导致后续投资乏力、管理滞后、资源浪费。由于信息技术设备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最终可能只是购买了一批过时的设备和终端产品。二是“有智无慧”。一些地方的智慧城市建设局限在“网格化管理”“综治维稳”等智能管控领域,既忽略了多部门联动的系统性,也忽略了政府与社会的协同性,不同部门的数据系统互不联通,存在“数据隔离”问题。三是“有慧无惠”。建设智慧城市,意味着城市发展要素的全面革新,意味着城市居民广泛使用信息技术并从中得到更多实惠。然而,一些地方的智慧城市建设既与城市居民的需求脱节,又缺乏城市居民的参与,没有真正服务于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此外,由于对技术和大数据的高度依赖,智慧城市建设还普遍面临技术安全风险、用户信息安全风险、居民信息壁垒风险等问题。

  可见,对于智慧城市建设要进行冷静的思考、周密的规划,尽量避免产生负面效应。为此,需要充分考虑两个原则:一是以可持续发展为方向。智慧城市建设既不能落入资本驱动的陷阱,也不能落入技术驱动的陷阱。要了解城市运行各方面、各领域的真正需求,保证智慧城市建设能够促进城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二是以包容性发展为准则。智慧城市建设绝不仅仅是购置一些冷冰冰的技术设备,而是要服务于人民群众。成功的智慧城市建设一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将技术嵌入到城市居民日常生活中,推动城市居民广泛有序参与到城市发展中来,以此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实现整个城市包容性发展。(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 吴晓林)(摘自:《人民日报》)

  释义

  【数字中国】

  狭义上的“数字中国”指的是以整个中国作为对象的数字地球技术体系,但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数字中国”是更加广义的概念,是中国的国家信息化范畴,“宽带中国”“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都是“数字中国”的内容。

  02

  科技成果转化“卡”在哪里

  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较低,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以我从事中试工作20多年的经验来看,别说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原始创新成果,就算是走到了“中试”阶段的科研成果,转化率也是偏低的。许多人对中试的意义认识不清,他们错误地认为,只要有了科技成果,就可以成功进行产业化、商品化。实际上,中试生产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必要环节,这实际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的甚至要数年。

  影响项目成果转化的因素很多,比如说专利并不代表技术。还有,发明专利的技术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即便中试结束后,要打开市场也还会遇到很多问题。而项目失败的原因有很多。首先,企业很少有人愿意投中试的项目,国内的投资人都想等项目成熟可以上市了再出手,恨不得今天投点钱,明天就有产品上市。企业对于科技成果的转化缺乏热情和动力,只愿意投资或者购买成熟的产品,这正是造成“中试空白”的症结所在。其次是有的科研成果产品技术太先进,没有市场。另外,有一些技术,国内没有生产工艺和设备。

  还有,就是审批政策也会导致创新成果难以落地。还有,科研管理的过程也有待改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已经成为广大科研单位以及企业实施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准则,但是高校、科研院所的基层单位管理还有待完善。不能说一边鼓励科技成果赶紧落地,产业升级,还把科技转化的过程卡死了。(河北清华发展研究院总工程师兼固安分院院长 曹建国)(摘自:《光明日报》)

  释义

  【中试生产】

  中试生产是中间性试验的简称,是科技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必要环节,成果产业化的成败主要取决于中试的成败。科技成果通过中试后,产业化成功率可达80%;而未经过中试,产业化成功率只有30%。

  03

  人才政策应倾向于更年轻的基础理论研究人员

  当前我国政府部门出台的各种大力度的人才政策基本倾向于“功成名就”的杰出(资深)科学家。例如,目前尚有口碑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原则上以较大的强度支持45岁以下、创造力旺盛的青年科学家,但现在获资助者平均年龄接近45岁(近10年平均年龄在42岁左右),对于理论研究而言,大多创新年龄峰值已经过去。从整个20世纪来看,实验和理论物理学家的平均年龄没有明显的上升和下降趋势,有突破性的理论物理创造的年龄平均低于40岁,而我们当前着力支持的中青年科研人员已远高于创造高峰的年龄。院士是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一般为终身荣誉。有关部门不断强调院士年轻化,其潜在意思是希望这些有一定学术水平的人脱离一线,担任学术领导。这些看似重视人才的举措,使得院士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小,而在第一线工作的中青年的创新峰值窗口期越来越窄。从学术创新的角度看,强调院士年轻化无疑是一种悖论。

  有人也许会反驳上述分析,说年龄较大的科学家会通过学术“转移支付”方式支持年轻一代科学家。理论上这样的说法没错,但实际工作中,国内有多少资深科学家不署名、不唯利,完全无偿地支持其团队中的年轻人。这种依附于团队(负责人)的支持使得年轻人无法独立,没有独立之精神,何谈原始之创造。可以说,创新能力优异的青年学者依附于资深科学家的团队,可能有利于其个人的“成长”和“未来职业生涯”,但这绝不等于有利于在基础科学上独立自主的创新。在现实社会环境下,“特立独行”的青年学者很难得到他人的青睐,平庸的青年学者在团队的运作下不断获得各类“帽子”,是目前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如此普遍的“团队”现象多少背离了基础研究和科学思想原始创新的正确途径。(中科院院士、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长 孙昌璞)(摘自:《科技日报》)

  释义

  【院士】

  在中国,院士通常是指中国科学院院士或中国工程院院士,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从国内外最优秀的科学家中选出,每两年增选一次。

  04

  推动乡村振兴产业生态化与生态产业化不可偏废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动产业兴旺是重点。必须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绿色兴农,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构建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乡村产业结构,既要产业生态化,也要生态产业化,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使产业发展更好符合环境保护要求,需对第一、二、三产业进行生态化改造,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在第一产业方面,要立足于乡村资源和基础,发展特色和优势农业,防止村落间或者乡镇间形成同质化低端竞争,特别是要在区域农产品竞争的格局中形成不同的特色和优势;在第二产业方面,要以建设城镇工业园区为抓手,依托乡村资源发展有特色的环境友好型和资源节约型工业,淘汰落后产能,支持主产区农产品就地加工转化增值;在第三产业方面,可依托城市的休闲和养生需求,加强快速化交通网络建设,实施观光园区、森林人家、康养基地、乡村民宿、特色小镇等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在严格保护中把“绿水青山”转化为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金山银山”,实现百姓富、生态美的更好统一。

  应该看到,产业生态化与生态产业化不可偏废,生态产业化也至关重要。

  为此,必须因地制宜,让绿色资源变成城乡都能接受的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当前,一些地方着力打造乡村的民宿经济、旅游经济、特色农业和特色工业,保护环境与产业发展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对于不适宜发展民宿经济、旅游经济的地区,也可以考虑结合本地气候和自然条件发展生态农业,依靠发展绿色工业和绿色农业富群众、富财政。

  一是要积极开展有经济效益的生态修复。破败不堪的自然环境是难以产生经济效益的,只有修复“绿水青山”,才有更好发挥生态溢出效应和资源再生功能的坚实基础。应该看到,生态修复的最大难点在于资金来源及其投资回报等问题。一些地方下大力气搞生态修复、环境整治、美化亮化,却没有注重培育和丰富乡村发展的内涵、提升乡村自我造血的能力,导致乡村发展后继乏力。对此,应注意对生态修复的方向进行科学论证,尤其是要切实开展投入产出分析,努力实现良性循环。同时,有效激发社会资本的积极性,提供条件使其更好投入对乡村“绿水青山”的恢复和维护工作。

  二是大力培养和引进乡村振兴的带头人。没有管理人才、营销人才和科技人才的支持,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全面振兴就难以持久。应立足本地扶持培养一批农村基层干部以及农业职业经理人、经纪人、乡村工匠、文化能人、非遗传承人等,发挥他们在乡村振兴中的带头作用,推动形成示范引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乡贤出智、村民自治的乡村生态文明建设模式。

  三是着力推进有特色、有优势的绿色产业。“绿水青山”要变成“金山银山”,需发挥绿色产业的比较优势。应推动形成一县一优势、一乡一品牌、一村一特色,促进各地在竞争中找准位置、突出特色,通过营销手段的信息化、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化,提升产业影响力,夯实区域生态环境和经济质量的综合竞争力。同时,迫切需要加强信用体系建设,通过惩罚机制和社会监督机制来保护生态品牌。此外,还需着力推动农业规模化发展,在集中连片规模化经营中实现降成本、减污染、树品牌,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的联动提升。(摘自:《经济日报》)

  释义

  【绿色工业】

  绿色工业指的是实现清洁生产、生产绿色产品的工业,即在生产满足人的需要的产品时,能够合理使用自然资源和能源,自觉保护环境和实现生态平衡。其实质是减少物料消耗,同时实现废物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

  END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