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 > 独家内容
资管新规初落地 “大一统”时代将来临 | 资本前沿
2018-02-06 18:02
来源:韩倩倩
  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监管标准,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2017 年 11 月 17 日,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外汇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是继 2014 年 12 月银监会《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后,资管业务监管办法再次公开征求意见。至此,牵动市场的资管业务管理办法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百万亿规模的资管市场,终于迎来了统一监管。
  行业乱象催生新规出台
  近年来,我国资管行业呈现出加速发展态势,整个泛资管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 38.9%,资管产品总规模超过 100 万亿元。央行《2017 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截至 2016 年末,银行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分别为 5.9 万亿元、23.1 万亿元;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资金余额为 17.5 万亿元;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基金及其子公司资管计划的规模分别为 9.2 万亿元、10.2 万亿元、17.6 万亿元、16.9 万亿元;保险资管计划余额为 1.7 万亿元。多样化的金融产品为服务实体经济、增加市场流动性、丰富居民财富管理市场等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在资管规模快速扩张的形势下,由于同类资管业务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资管行业乱象丛生,诸如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套利、产品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也逐一暴露了出来,导致实体经济脱实向虚。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我国实施以功能监管为主导的分业监管模式,留下了巨大的监管套利空间。由于投资范围、资本计提、分级杠杆等监管标准在不同行业存在差异等因素,出现了不同金融机构相互合作、多层嵌套的资产管理业务模式。相关人士指出,金融市场的开放化进程与监管方监管深度推进速度的不匹配,分业监管下穿透式监管无法真正执行的现实状况,以及投资者日益丰富的投资需求无法通过单一金融产品的有限投资范围得到满足的矛盾,都成了资管产品相互投资、相互嵌套的诱因;规避监管、扩大实际投资范围,也是部分资管产品选择相互投资、相互嵌套的主要原因。而资管产品多层嵌套,不仅增加了产品的复杂性,导致底层资产和风险难以穿透,也拉长了资金链条,增加资金体内循环和融资成本。总之,监管标准不统一,又缺乏统一监测,既不利于投资者保护,也会导致市场分割,还易引发监管套利,增大系统性风险隐患。同时,也会导致资金脱实向虚,加大实体经济成本。
  为了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地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为资管业务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坚持问题导向,从弥补监管短板、提高监管有效性入手,在充分立足各行业金融机构资管业务开展情况和监管实践的基础上,制定了此次《指导意见》,目标是清理乱象,让资管业务回归主动管理本源。
  《指导意见》的出台意味着市场预期已久的一行三会统筹资管监管新规的最终落地,共包括 29 条细则,对资管业务给出了明确的定义和分类,涵盖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等多方金融机构的资管产品,囊括了抑制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打破刚性兑付、控制资管产品的杠杆水平、规范资金池等细则。业内人士认为,《指导意见》紧扣近年来资管行业涌现的主要问题,核心是打破刚兑、破除多层嵌套与禁止资金池模式、调整过度错配、降低分级杠杠等。《指导意见》对资管业务多个方面进行监管,构建了资管业务监管框架,资管产品统一负债要求、计提风险准备金、净值管理、去通道化等监管要求,全方位堵住了原有资管业务的政策套利漏洞。这是我国首次在部门规章层面对资管行业统一定义并提出统一监管标准,是对资管行业乱象的正本清源,有利于健全和完善信用委托相关法律法规,营造正确的价值导向和投资文化,将为行业长远健康发展奠定重要的基础。同时,过去银行理财“一枝独秀”的局面将被打破,金融监管政策的变化正在重塑我国资管行业格局。
  新规或将重塑行业生态
  总体来看,《指导意见》松弛有度,破立结合,正式确立了我国资管行业新规制和未来发展方向,打破了原本混业发展、分业监管的格局,从而开启一个全新的资管时代。相关分析指出,《指导意见》着眼于综合监管、功能监管,瞄准刚兑、监管套利、资金池等资管行业突出的问题,统一监管后将极大地促进行业公平竞争,使其回归资产管理的本源。资金对接资产的透明化会越来越高,进行错配的空间越来越小,资管行业目前脱实向虚的问题将逐步扭转,金融生态重塑也会层层推进。
  市场普遍认为,纵观整个《指导意见》的框架思路,主要围绕推动大资管行业回归“代客理财”本源,打破刚性兑付,避免资管业务沦为变相的信贷业务,减少“影子”银行风险。银行和信托将受到的冲击,不言而喻。
  在本轮监管中,影响最大的是银行,尤其是对规模最大、受众最广的银行理财的影响可能更加明显。从负债端看,净值化管理或使得部分追求保本的理财投资者向表内存款回落,或向成本法计价的货币基金分流。尽管初期银行仍然会想办法对一般居民保本,但长期看,打破刚兑不可避免。其他条款例如公募私募产品划分、合格投资者要求、理财期限限制等,也会约束理财的增长;从资产端看,期限错配受到约束,非标资产提供的回报率下降。但同时,新规对银行理财也有一些利好,比如对银行理财法律地位的明确,明确提出银行资管子公司改革的方向,在机制上、组织架构上为银行理财未来的发展提供了保障。
  此外,信托业务受影响也较大。作为大资管不可或缺的一员,目前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资产规模已仅次于银行理财。中国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2 季度末,全国 68 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达到 23.14 万亿元,其中二季度环比增长 5.33%。目前信托业务里面,通道业务大概占到 65%-70% 左右,监管关于通道业务的要求对信托机构来说压力不小。未来发展主动管理能力,包括资产证券化业务、家族信托等是信托业务转型的主要方向。
  业内人士称,新规对券商的影响整体影响小于信托,券商通道业务已在稳步收缩,而资金池业务早前已被限制,新规对券商带来的影响并不大。公开数据表明,2012 年以来,由于货币政策趋宽松,券商资管通道规模快速膨胀。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底,通道类产品资管规模为 12.4 万亿元,占总规模的 72%;专项资产管理产品余额达到 4410 万亿元,占比从 2012 年的 0.2% 上升至 2016 年底的 3%;通道业务占比较高的定向资管产品规模也从 1.7 万亿元增加到 14.7 万亿元。但随着 2016 年 7 月银行理财新规以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落实资产管理业务“八条底线”禁止行为细则》的出台,券商资管中不符合规定的通道业务已经开始稳步出清。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第三季度,专项资管产品余额已降至 931.8 亿元,较 2016 年底减少 79%,占比也从 3% 降至 0.5%;以主动管理为主的集合资管规模达到 2.2 万亿元,占比提高到 13%。随着资管新规以及后续监管细则的出台,券商资管的通道业务将继续收缩,主动管理业务将成为推动券商资管规模增长的主动力。
  相较之下,公募基金是新规的相对受益者,严格的监管约束从劣势变为优势,这体现在:一方面,《指导意见》中对公募基金新增的约束较少;另一方面,一部分追求保本和短期化的理财需求向货币基金分流,且债基和股基已经是被投资者较为接受的产品,未来投资者将直接比较管理人的实际管理能力,基金竞争优势增强。
  与此同时,保险资管的春天即将来临,机遇与挑战并存。《指导意见》第一次正式把保险资管列入资管行业,使保险资管机构可以在同一起点上与其他金融机构开展公平竞争,改善了保险资管机构的市场地位。此外,《指导意见》在投资范围、投资比例、产品结构化设计、信息披露、投资者适应性要求、产品和业务风险控制、业务数据报告等方面,提出了明确的操作标准,使保险资管机构在开拓资管业务时有章可循。
  同时,《指导意见》也给保险资管行业带来不小的挑战:一是实行穿透式监管,严禁各种形式突破行业监管,通道业务难以为继,中小保险公司投资渠道将受更多限制,对未来投资收益率的负面影响较大;二是在行业规范和监管统一形势下,保险资管业务广度和深度将进一步加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将与券商、基金、信托等机构就主动管理能力、风险防范能力等核心竞争力比拼,保险资管机构需不断创新和革新以增强内在竞争力;三是当前的宏观环境下资产荒、项目荒给收益端带来较大冲击,资金成本抬升,传统依靠固定收益投资已无法满足负债端的成本需求,新规发布后行业竞争加剧情况下,资产配置难度显著增大。
  从中长期来看,《指导意见》的出台标志着我国资管业务强调功能监管、穿透式监管和协调监管的理念即将进入实质推进阶段,也表明我国资管业即将迎来统一强监管时代,更说明我国金融业资管业务将从此开启新的篇章。新规正式实施之后,或将引发互金资管业务的整体洗牌—统一监管趋势将更加明显,金融机构之间的界限和壁垒陆续打破,跨界竞争与合作将更加进一步交融,从而推动资金真正投向实体经济,加大产业转型升级、新动能培育等的金融支持力度,补齐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等短板。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