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术 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互联网+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术核心产业
|高端制造 航空航天 轨道交通装备 海洋工程装备 新材料
|生物产业 生物医药 生物农业 生物能源
|绿色低碳 清洁能源汽车 新能源 节能技术 环境保护
|数字创意 数创装备 内容创新 设计创新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告 > 独家内容
【独家|悦读】索尼:用技术做别人没做过的事
2017-08-11 15:08
来源:卜文娟

栏目主持:卜文娟

  索尼,这个来自日本的世界电子巨头,曾经消费电子领域的霸主,便携性数码产品的开创者和先导者。它曾像今天的苹果一样,引领该行业甚至整个工业设计的风向标。本书再现索尼从创立初期至今70年间所创造出的经典产品设计,以及对全球文化产生的影响。书中收录Walkman、Handycam、PlayStation等经典消费类电子产品并深入探讨索尼在这些产品上所做出的努力。

  《索尼设计,塑造现代》
  [英]迪耶·萨迪奇 [美]奇普·基德 [美]伊恩·卢纳 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
  湛庐文化 图书品牌


  井深大(日本索尼公司创办人之一)宣称,我们决定和那些大型公司走不同的路。因为我们无法通过和他们做一样的事来打败他们,行业中还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我们将去做那些大公司做不了的事,并运用技术为重建国家提供助力。虽然没有资金、设施和装备,但我们会运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来弥补。我们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并希望能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
  要做创造精巧、时尚和国际化的产品
  随着TTK扩大自己的产品线,井深大向产业工艺实验所(IAI)的负责人剑持勇求助,希望寻找一位设计顾问。IAI是现在的日本经济产业省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下属的一个机构。IAI的知久笃在后来设计了TC-501、551和301磁带录音机。
  但是为了晶体管收音机的发布,井深大和盛田昭夫意识到必须在设计上有更实质性的投入。他们决定招募一个内部的设计团队,让设计师与工程师、科学家一同工作。他们请知久推荐一些有潜力的学生。
  山本孝造就是其中之一,从设计TR-52收音机开始,他的目标就是设计出世界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不过却被美国品牌Regency以微弱的优势抢先。
  山本回忆道:他们领先于索尼的原因是在原材料的充裕程度和铸模成型技术上的差异,索尼的项目几乎可以肯定是比他们更早开始的,双色外壳让它看上去十分经典,然而一系列问题出现了,两种不同膨胀系数的金属的结合,加上不成熟的铸模成型技术导致了面板格栅的剥落,这造成了整个流程的延迟。
  最终,TR-52的发布被取消,盛田带着一台原型机到美国试图为它寻找一个买家。一家手表公司提出要采购10万台的巨额订单,但前提是他们要冠以自己的品牌投放市场。盛田坚信公司发展的唯一途径是把它作为一个品牌,于是他拒绝了这个提议。盛田意识到,如果公司想要开拓日本之外的市场,就不可能再继续叫作TTK,即便是拼出公司的全名也不合适。两位创始人创造了一个新的名字,一个结合了拉丁语中代表声音的“Sonus”与小男孩中的“Sonny”的新词,他们相信它在西方人耳中会十分讨人喜爱。这个名字原本是想体现出一家日益成熟的公司,但第一版的Logo中却带着象征晶体管的闪电一样的“S”,它看上去就像索尼生产的第一代便携式收音机那样稚气未脱。
  让产品能够“触动心弦”
  十分关键的是,大贺典雄强化了设计在索尼管理结构中的地位。他是一名经过专业训练的音乐家,并曾在柏林音乐学院学习。他指出的索尼早期磁带录音机的缺陷第一次引起了盛田的注意。经过长达几年的沟通和努力,大贺在1959年终于被说服加入索尼并管理磁带录音机业务。
  两年之后,盛田提升了大贺的职位,让他负责新成立的设计部,监管产品规划、工业设计和广告。
  在乔纳森·内森的书《索尼的私人生活》中大贺说道:“在我刚到索尼的时候,它根本不是一个多么现代的公司。多年来我向盛田反复强调,我们需要做的是创造精巧、时尚和国际化的产品。那也是我承诺去做的。令人惊讶的是盛田竟然同意让当时如此年轻的我去做这件事。”
  在大贺的领导下,20世纪50年代的那些不置可否的粉彩色塑料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黑色和银色,以及协调的按键处理和圆形设计。
  为了捕捉产品制造中的本质,“共鸣”(resonance)作为一个新的关键词被提了出来,用大贺的原话说:目标是让产品能够“触动心弦”(tugged the heart strings)。
  围绕自己的产品构建令人记忆深刻的故事是索尼的传统。关于CD容量这个问题,至少对大贺来说不能再简单了,这来自索尼与它的技术合作伙伴——飞利浦的一段对话。大贺要求一张CD能够容纳完整长度的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指挥版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飞利浦想把CD的播放时长定为60分钟,但我告诉他们这个长度背后没有任何逻辑。我说:“你们的人都是技术人员,所以你们才会考虑60分钟或者120分钟,但这背后没有任何理由,真正重要的是这个长度是不是足以容纳一首乐曲,不会被突兀地中途截断。你没办法在60分钟的长度里容纳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世界上最好的歌剧也是一样。”我列了一张世界顶尖歌剧所需时长的清单,最终说服他们74分钟才是新媒介理想的时长。
  其他索尼产品推出时的背景同样引人入胜。如果与同时代的欧洲或北美公司相比较,索尼高层管理人员在公司的故事里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的话,那么索尼的设计工作室就更讲究协同作战。不同于埃托·索特萨斯和马里奥·贝里尼在奥利维蒂所做的,以及迪特尔·拉姆斯在博朗所做的,他们个人并不会在设计的产品上署名。这反映了一种不同的企业文化和一个或许并不那么强调个体自我表现的社会。
  增加产品的权威性和品质感
  把索尼与其竞争对手区别开的或许是一种更为人所知的手法,那就是在消费产品上使用专业设备的视觉语言以增加一种权威性和品质感。
  有一件事索尼从未做过,那就是追随竞争对手的后现代主义或是探索奥林巴斯Ecru相机的那种俏皮的复古风格。在20世纪80年代泡沫经济的氛围里,尼桑用费加罗大体再现了一辆20世纪50年代的运动款汽车的神韵。而当索尼想要变得俏皮时,它会需要一个借口。于是,ABS外壳的第二代随身听用装饰性的点缀色彩来表示停止/开始功能;鲜亮的橙色海绵把附带的耳机变成了饰物。
  索尼的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一系列形态变化,它发展出自己的内部设计能力,大部分时间设计师们会被集中组织起来,有时则分布在各个产品门类中,那个曾被叫作“设计室”的部门现在叫作“设计中心”。
  但不管叫什么名字,索尼的设计部从1961年开始就一直以团队的形式来工作,其设计方法已经被量化成一系列价值观:愉快、人本、本质、独到、前瞻。设计团队避免了产品分类的专业化,设计师为公司所有事业部提供支持。他们的工作氛围使任何人都可以贡献想法,定期举行设计评论会,鼓励设计师向公司高层主动提案而不仅仅是完成他们交代的任务。

新书推荐
《深度工作:如何有效使用每一点脑力》
[美]卡尔·纽波特 著
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
 
《图说区块链:神一样的金融科技与未来社会》 
徐明星 田颖 李霁月 著
中信出版社 出版
 
《互联网+:中外电商发展路线图》
水藏玺 吴平新 著
中国纺织出版社 出版


本文系原创文章,首发于2017年8月1日《中国战略新兴产业》。如需转载,请预先与杂志社联系,并在转载时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13层(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691650 传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Landline:86-010-63691655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京ICP备09051002号-3 技术支持:wicep